广东顺创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龙华街道清湖路国鸿工业区8栋2楼

电话:0755-2984 6699

传真:0755-2981 7699

法律咨询:400-114 1180

微信/QQ:739924903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顺创动态/
夫妻之间签的协议有法律效力吗?
时间:2021-04-14 11:03来源:顺创律师事务所 作者:顺创律师 点击:
自编案例 王男(1990年出生)和张女(1993)于2011年5月20日,于2015年11月11日在SC省CD市WJ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不久,王男与多名异性暧昧不清,张女便心生一计,遂与王男订立《夫妻

自编案例

王男(1990年出生)和张女(1993)于2011年5月20日,于2015年11月11日在SC省CD市WJ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不久,王男与多名异性暧昧不清,张女便心生一计,遂与王男订立《夫妻忠诚协议书》,其中明确载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应当互相忠诚,若王男在婚内有不忠行为,需赔偿张女100万元,以弥补张女之精神创伤,同理若张女出轨于第三者亦需赔偿王男100万元”。

协议订立后,于2020年10月某日,在WJ区万达广场购物之际,撞见王男身旁有一陌生异性,双方亲密无间宛如“一对璧人”,张女痛苦难当,犹如万箭穿心、锥心之痛、心如死灰。张女方知王男实乃衣冠禽兽、道貌岸然、欺世盗名之徒,称其为二十一世纪的陈世美,当代的“时间管理大师”,张女恨不能力劈王男于当场,然张女亦念及腹中胎儿已然五月有余,遂忍之。

2021年3月15日张女一纸诉状向SC省CD市WJ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诉称:1、请求人民法院判决其与王男离婚;2、婚生子王小张归原告张女抚养随其生活,王男每月支付婚生子抚育费1000元以及教育费、医疗费(凭票据结算,由双方各自承担一半)直至婚生子王小张独立生活时为止;3、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王男向其支付100万元赔偿金;4、本案全部诉讼费由王男承担。

被告王男答辩称:1、同意离婚;2、同意婚生子归原告抚养,并愿意支付婚生子每月1000元钱的抚养费,原告不得阻挠被告在离婚后对孩子的探望;3、支付100万元赔偿金没有法律上的依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

法院认为

类似于夫妻忠诚协议书往往涉及效力问题,内容有效才能够得以适用,虽然原则上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行性规定的协议,但是结合我国司法实践来看,多数法院亦不支持。本案中原告诉请第三项中的经济赔偿,明显系忠诚协议,不属于《民法典》规定的夫妻财产约定的情形,不应当认定其有效性,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如下:准予原被告离婚;婚生子归原告抚养,王小张归原告张女抚养随其生活,王男每月支付婚生子抚育费1000元以及教育费、医疗费(凭票据结算,由双方各自承担一半)直至婚生子王小张年满十八周岁为止;驳回张女的其他诉讼请求。

张女不服向CD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判决并无不当,驳回张女的全部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其他法院观点(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法律适用问答2003年第1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条(现行《民法典》第1043条)所规定的忠实义务,是一种道德义务,而不是法律义务,夫妻一方以此道德义务作为对价与另一方进行交换而订立的协议,不能理解为确定具体民事权利义务的协议,对于当事人仅以该条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对于夫妻双方签署有夫妻忠诚协议,一方仅以另一方违反夫妻忠诚协议为由,起诉另一方要求其履行协议或者支付违约金及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本律师认为

一、忠诚协议实质上系情感、道德范畴,应为当事人积极主动履行为好,如果在婚内严重违反夫妻忠诚义务并导致夫妻感情完全破裂的,不忠实的一方自愿心甘情愿的进行赔偿或者自愿净身出户,为自己的不忠行为付出代价,则因其自身选择,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之效力性、强行性规定,可认定该行为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反之,若不忠一方不愿意履行,则不应当通过司法方式确认该协议的合法性,并赋予其强制执行效力。

二、若法院认定婚内忠诚协议的有效性并赋予其司法强制执行效力,则会较大程度上导致举证方为了达到其证明目的,一方面会想尽办法证明该协议内容真实、合法,且没有欺诈、胁迫等可撤销情形,另一方面会为了举证而去捉奸,为了获取证据而窃听、监控、私拆信件,甚至引发更为恶劣的对个人隐私权的严重侵犯,夫妻之间的感情纠葛甚至可能演变成为刑事案件,最终会导致司法判决出现错误的、负面的、有悖于善良风俗习惯的行为的价值引导。

三、赋予忠诚协议强制执行效力的后果之一,是鼓励其中一方当事人在婚前或者婚后与对方订立“忠诚协议”,进一步瓦解社会诚信体系,会加剧社会诚信体系的崩盘,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而且会加剧婚姻成本,而且也会使得建立在双方情感和信任基础上的婚姻关系变质,使得爱情和婚姻变得不再美好,同时这也与我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新型家庭关系的国策和社会趋势不相符合。

综上所述,本律师认为,对于忠诚协议的效力应当非常谨慎的认定其效力,非极端、特殊情形的存在,司法人员不得突破常规司法实践的精神对其进行有效认定,而应当认定其无效。

------分隔线----------------------------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 客户登陆 | 律师登陆 | 顺创云服务 | 企业邮箱
Copyright © 2015 广东顺创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06800号  技术支持:海川科技